您的位置:

首页> 古典武侠> 青蓝双骄第六章

青蓝双骄第六章 - [db:分页标题]

第六章

   刘学青隔日直睡到午时才醒来,打扮得漂漂亮亮,向人问明了方向,刘学青便去逛江宁的午市。  刘学青一到江宁市集,发现到处都是西洋外族的饰品服装和各式用品,兴奋得手舞足蹈,每家摊位都要进去东翻西挑一番,其实刘学青挺喜欢逛街的,满心欢喜,短短五十步路,直逛了近一个时辰。  正自浏览之间,刘学青乎然发现有一小摊前人满为患,大排长龙,仔细一看,只见两个白布藩,一幅写着「碧眼神相」,另一幅写着「指点天机」,刘学青心中一动,昨日与铁指郭威等人动手之间,似乎曾听到过这名头,但当时她正自发愣,也没有听清楚,心中想要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一回事,但无奈人潮汹涌,只得作罢!  江宁市集的店面都小小的,这家店后面另有一金饰店在,那女掌柜的直招呼着刘学青,于是她就走了进去,老板则和一个坐在柜台外的头脸上包扎着纱布的男客人讲话聊天,刘学青发现那男客人一直瞪着她看,她拨了拨秀发不去理他,继续拣着金饰,偶尔一抬头,那人还在看她,并且冲着她直瞪,刘学青马上转头回来,只觉的这男人有点面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  原来那人正是铁指郭威,他和神鞭无敌薛绍,无踪腿杨天数等三人是师兄弟,昨日被那少年书生林书炜戳瞎了右眼之后,满头满脸的包扎起来,却使得刘学青认不出他来。  而这铁指郭威等三人的师傅正是这碧眼神相,所以刘学青才会在这碰到此人。  刘学青转回来接着再看那些首饰,可是选来选去总是不满意  她对于饰品当然有兴趣,可是她觉得黄金太俗气了,造形又刻板,坐着坐着她就不耐烦起来。  看了半个时辰,她实在觉得很闷,于是便走了出去,却见那「碧眼神相」「指点天机」的算命摊子,已经没有什么人了,于是她好奇心起,便走了过去,只见那算命老头约七十余岁,有着一对淡绿色却没有光彩的双眼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且双腿齐膝而断的,坐在一张装有轮子的木椅之上。  刘学青在摊前等了半?,只见那碧眼神相打发了一个客人,接着便道:这位姑娘有何疑问,老朽可尝试而解,姑娘请坐。  刘学青心中一愣,便走进坐在碧眼神相对面的椅子上。  那碧眼神相道:姑娘想要问什么呢?  刘学青想,自己也不之道想问什么,于是就道:问前程吧!  碧眼神相道:姑娘虽然是女儿身,却有鸿鹄之志,不同凡响,我这像法是须从骨骼而辨,姑娘请伸出右手来。  刘学青就把手伸了出来,那碧眼神相珍而重之的缓缓抚摸,不久。向刘学青道:“姑娘今年上半年交的是‘比劫’运。”  刘学青问道:什么是比劫运?  那碧眼神相道:比劫运就是交朋友的运,姑娘最近是否交了些新朋友,且受了他们很些好处?刘学青想到那关梁镇的客栈掌柜和铁腿任兆渔,不禁心中砰的一跳,回答道:是!又想到与他两人所干的好事,不由得心跳加剧,满身燥热!  碧眼神相又问明刘学青的生辰年月日时,口中念念有词,将她的“四柱”排了出来  这一想,足足想了半柱香;刘学青从侧面望去,只见他碧绿的眼珠转得很厉害,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。  “老前辈”刘学青终于忍不住了,“我的命不好吗?”那碧眼神相一停,对着刘学青说;  “可惜了!”接着望望天空,加重语气说:“真可惜!”  “怎么?”刘学青说:“老前辈,请你实说。君子问祸不问福;我是很开通的,你用不着有啥忌讳。”那碧眼神相重重点一点头,将刘学青的手放下,慢慢的道:“姑娘,你是木命,‘日元’应下一个‘正印’;时辰上又是甲子,木‘比’、‘印’庇,光看日时两柱,就是个逢凶化吉、遇难成祥的‘上造’。”  刘学青不懂什么叫“上造”,但听得出命是好命,当即说道:“老前辈,请你再说下去。木命生在夏天,又是已火之年,这株树本来很难活,好在有子水滋润,不但可活,而且是株大树。金木水火土,五行俱备,‘财’、‘官’、‘印’、‘食’四字全,又是正官正印,这个八字,如果是男命,就同苏州的钟元公一样,状元宰相,寿高八十,儿孙满堂,荣华富贵享不尽。可惜是女命!”  刘学青说道:女命又怎么样?状元宰相还不是女人生的?  “姑娘,你不要光火!”碧眼神相从从容容答道:“我说可惜,不是说姑娘的命不好。这样的八字如果再说不好,天理难容了。”  听这一说,刘学青才回嗔作喜,“那末,可惜在哪里呢?老前辈,”她说:千万请你实说。  只听那碧眼神相说:姑娘你还有一妹与你相差一岁是否?  刘学青心中一动,答道:是!  那碧眼神相接着道:“二子争宫,强者为胜。照表面看,你是甲子,我也是甲子,子水生甲木,好比小孩打架,这面大人出面帮儿子,那面也有大人出来说话,旗鼓相当扯个直。但是这大人却精疲力尽,不久人事姑娘你是否自幼父母双亡,与令妹由他人养大?”  刘学青一听,心中黯然,答道:是!  那碧眼神相续道:幸好‘庚子望未’,辰戌丑未‘四季土,土生金’,对方就是‘财星官’,对子星倒是大吉大利,姑娘你遇上贵人相助,与令妹都是已火‘食神’;八字不管男女,有食神一定聪明漂亮。食神足我所生;食神生己、未两土之财,财生辛官,这就是鸿运。换句话说,官星显耀,全靠生的这个食神。  刘学青听他讲的也甚为准确,又蛮有条理的,便想问的更清楚点,便道:那我未来倒是如何,可否请前辈细细说与我听?  那碧眼神相道:掌骨八字只能言尽于此,姑娘你如欲更闻其详,则必须摸索全身骨骼,老朽才能有所定论。  刘学青想,既然要问就详细一点,于是答道:那我愿意!  碧眼神相道:既然姑娘你愿意,便请随老朽而来,说完,便双手滚着车轮进入内堂,刘学青便也跟着进去了。  一入内堂,只见除了一木板床外,倒也没有他物,四壁萧然碧眼神相对刘学青道:姑娘请退去全身衣物,老朽出去洗个手马上回来!刘学青一愣,心想还要退去全身衣物这么麻烦,但又想这碧眼神相只是个七十岁的残废瞎子,便不以为意,脱下衣物,便坐在木板床上等那碧眼神相回来。  那碧眼神相正去院中洗手之时,却碰到了铁指郭威等三个徒儿。那铁指郭威道:师父,昨日与徒儿动手的就是这小妞!  碧眼神相惊讶道:就是她?随即啪啪啪三声!原来他给了郭威等人一人一巴掌。 薛绍叫了声:师父!  碧眼神相骂道:没用的东西,连这么个小女孩也打不过,不要叫我师父!杨天数哀求道:师父你要为我们主持公道阿!  碧眼神相冷笑了一声,骂道:我心里有数,你们三个龟儿子在这等着吧!说完就回到内堂去了。  碧眼神相回到内堂后,便问道:姑娘衣物是否以然退去?刘学青答道:是!碧眼神相接着道,那请姑娘便趴在那床上,老朽便即开始为你摸骨!  刘学青嗯!的一声,便趴在那木板床上。而那碧眼神相接着便走了过去!

  那碧眼神相的手缓迟而熟练的在那刘学青少女的□体上移动着,刘学青全身一颤,身子灼热了起来,心里想,这碧眼神相只是一个糟老头,而我却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唉,我心情的异处,又有谁能为我解释呢?  碧眼神相用那枯瘦的双手在刘学青左右的腰部上温柔的揉了一阵,揉得刘学青全身酸痒无比,春心大动,轻轻的喘了起来。  接着碧眼神相双手移到刘学青那雪白圆润的臀部,时而强捏时而轻揉,刘学青挺起屁股,迎接他的搓揉,而两颗奶头已经硬了起来,阴道口也微微湿润了起来!  面临这奇怪的局面变化,刘学青要也不是,不要也不是,想不出方法来而那碧眼神相本来目的就是如此,听见刘学青居然哼出声音,又更加的放心去摸了。  过了一会儿,碧眼神相将刘学青的腰枝向上捧起,刘学青吓了一跳,惊慌无助的攀向木板床的横条,双腿却已经被碧眼神相架跪起来,后头门户大开,已成碧眼神相囊中之物。碧眼神相还是很从容,他只轻轻地在刘学青雪白得屁股上摸来摸去,久久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刘学青才渐渐不那么担心。  但那碧眼神相终于还是开始出击了。他左手沿着刘学青的屁股沟,先摸到她的肛门周围,刘学青再度紧张得不得了,但是全身酸软,毫无力量可以制止,可是他并没多作停留,一滑就过去,刘学青才既安心又失望,碧眼神相的食指越过股沟,首先接触着那粉红色小肉唇的最下端,那里形成一个缺口,黏黏软软,他指尖带着指身,戳划着磨过刘学青紧闭的穴口,刘学青发不出声来,只能不住轻微的娇喘。  碧眼神相将脸贴着她的小蛮腰,因为短促的呼吸在隐约蠕动,这曲线是那么细腻、那么光滑、那么可爱,他弯下身体,在刘学青的腰部吻着。只见刘学青娇喘细细,满面都是愉悦享受的表情。  那碧眼神相的手却还在往前滑,手掌、小臂都陆续地切磨过她的穴儿口,心怡原本就已湿润,这时更是淫水潺潺而流,将碧眼神相枯瘦乌黑的手臂都擦的油亮亮的,最后他伸前托到刘学青的雪白的奶子上,就停在那里,一边用手掌玩耍着她的乳房,一边用上臂搓动着她的阴唇,弄得刘学青心里有如万蚁钻动,麻痒不堪。  碧眼神相牵起刘学青的手,伸放进入他的裤档里头,去抚摸他那火热坚硬的鸡巴,刘学青张手一握,莫约七寸来长,并不粗,但却凹凸不平,还烫滚滚硬梆梆,原者来这碧眼神相嵌入了许多珠子在他的鸡巴上,刘学青忍不住便握着它套动了几下,回头看了碧眼神相一眼,那眼神水汪汪的,只可惜碧眼神相是瞎子。跟本看不见。  那碧眼神相的龟头又圆又大,顶在刘学青湿热温软的穴口,让她有一种紧迫的快感。她伸手到碧眼神相胯间,拉开他的裤裆,找到那凹凸不平的鸡巴掏出来扶握着,引导那又圆又大的龟头轻触在湿漉漉的小穴口,轻轻的摇动磨擦。这时心怡已完全被欲火所征服,不知理智为何物了,而原来算命的目的更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。  磨擦了数十下,那碧眼神相将大龟头向她阴道口里面刺进一点点,刘学青「嗯」  的一声,眯起眼睛,摇着屁股迎接。  碧眼神相却问道:这样够不够?  刘学青当然不满意,忙道「不够!不够!」碧眼神相又多送进了一点,龟头已经隐没在她的肉穴里,又问:「够不够?  刘学青呻吟道:「哦不够再再多一点」  那碧眼神相屁股微微退后,再向前一挺,这次插进了半根。  刘学青娇吟着道:啊还要还要哦  碧眼神相用力一插,这次总算全根插了进去,前头抵紧了花心,刘学青舒服的张大了口叫不出来。  碧眼神相忽然退后,直退到穴口,回力一压,重新深送到底,刘学青更是娇驱一振,接着碧眼神相的屁股一耸一耸地抽动鸡巴,同时双手揉搓着刘学青的奶子。  两人就这样干了约三百来下,没用的刘学青,已经泄了一次,那白白的阴精,随着碧眼神相的鸡巴进进出出而流了出来,穴眼四周湿淋淋的,还陆续有更多的汁液被鸡巴压挤出来。  碧眼神相忽然把刘学青使劲番转过来,自己躺下,。便成刘学青在上他在下,心怡已全身无力,只好趴在碧眼神相身上,雪白的臀部挺高,配合著那碧眼神相抽插的姿势耸动。而那碧眼神相立刻又快又有力,又深又重实,几乎有间隙的狂顶起来。刘学青只觉得小穴儿完全被霸占征服,快感急剧窜升,情欲溃决,已经无法收拾。  「啊啊」刘学青低声叫道:「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哦哦啊啊天哪啊」  只见这时,无踪腿杨天数,神鞭无敌薛绍,铁指郭威等三人却悄悄得走进内堂来,迅速的脱去衣物,挺着鸡巴向着刘学青走来,这薛绍,郭威的鸡巴只是普通大小,而那杨天数的鸡巴却有七八寸长,而且很粗。三人走向了刘学青,伸手开始抚摸她,刘学青惊觉另外有人在摸她,心中一动,而见到是铁指郭威等三人,更是大为震惊,只是刘学青早被碧眼神相插的已欲火攻心,毫无抵抗能力了。

  只见那碧眼神相哆嗦了几下,终于泄了出来,刘学青花心被她阳精一烫,更是舒服的娇喊了起来,而碧眼神相的鸡巴过不久即软软垂出,他招了招手,叫杨天数来顶替他的位置,便迳自到一旁休息了。刘学青已经完全没有理智,心中只有欲念,见到杨天树躺下身来,便伸手扶着他的鸡巴,套动几下,将腰儿压低,让屁股翘得更好一些,并且向后迎凑,果然几下就将杨天数的龟头吃进穴儿中了。  杨天数轻巧的往前一挤,很顺利的就插进了大半条,刘学青愉快满足的娇哼着,杨天数再推挤她的两团屁股肉,让鸡巴缓缓地抽出,刘学青里面的薄肉围黏着鸡巴棍子,被拖出小小一段来,粉红细嫩娇柔可爱,看得薛绍与郭威更加兴奋  那薛绍扶着鸡巴,站到刘学青面前来,忍不住一阵冲动,鸡巴用力的跳动,拍点在刘学青的俏挺得鼻子上,又将龟头在刘学青嘴唇上磨擦,刘学青感到龟头的柔嫩温暖,不禁的含住薛绍半颗龟头,薛绍全身剧烈地抽搐颤栗,腰部一挺,便把鸡巴塞入刘学青的嘴里,将刘学青的小嘴填得满满的。接着就抽动了起来,刘学青只能发出唔唔之声,连气也快喘不过来了!  而那铁指郭威也没有闲着,他抚摸着刘学青弧形浑圆,绝对称的上是极品的雪白臀部,吐了些口水抹在刘学青细致的屁眼和自己的鸡巴上,用龟头在刘学青的屁眼上轻轻的揉著。  刘学青心中想说不要,但嘴巴里被薛绍的鸡巴塞满,而下身杨天数又是一阵猛顶,刘学青舒服的根本说不出话来。只见郭威把龟头在刘学青的屁眼上揩了几下,狠狠地对准刘学青的屁眼里一插,只听见撨髷的一声,便全根捅了进去,刘学青顿感一条又热又硬的肉棍在屁眼往里戳,痛得全身颤抖,手都快撑不住了。只是那郭威插进去后倒也不动,只将鸡巴在刘学青的屁眼里泡着。  过不久,刘学青有一种充实的感受涌上大脑,开始左右扭动雪白的臀部,郭威心想「是时候了」,开始拼命的狂抽两百多下,起初刘学青还咬牙硬撑,插到一百多下时终于忍不住开始娇喘进而全身抖动起来,屁股开始一高一低地动着,杨天数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抽送,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,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,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。而郭威也配合著韵律,疯狂的猛抽刘学青的屁眼,刘学青下面两个小洞不断涌出丝丝淫水,一张一缩地动着,依稀可看见里面浅红的嫩肉。  逼近八百多下的时候,刘学青已经全身无力的软摊,薛绍抓着芸芸的头部前后套动,郭威与杨天数下体更是拼命用力,刘学青被插得神智朦胧,接近昏迷,樱桃小口跟嫩穴,屁眼同时一紧,四人同时达到了高潮,只见白色精液狂射而出。而刘学青却已因连续的高潮而昏迷过去。  待得刘学青转醒过来,已是午夜时分,只见自己全身赤裸,盖着一条锦被,随身包缚与短剑倒是好端端的置于身旁,想起昏迷前的高潮与愉悦,也不知是梦是真,令人回味。忽听得一阵噜噜之声,那碧眼神相坐着轮椅进到了内堂来,刘学青脸上一红,拉扯了锦被挡在身前,只听碧眼神相道:姑娘不必如此,老朽双眼已盲,目不能视刘学青娇嗔道:你还老朽哩!你你话没说完,脸上却不禁红了起来!  碧眼神相道:那也不必多说了,想必你也知道了我就是那三个不成才废物的师傅。  刘学青接口道:师徒没有一个好东西说完,脸上红的更加厉害。  那碧眼神相一笑,道:姑娘与我那三个不成才徒弟的过节,就揭过算啦!心怡正自不可置否,碧眼神相接着道:我对姑娘有一言相告,不知姑娘是否愿听。  刘学青道:你说吧!  碧眼神相道:姑娘欲意扬名江湖,留在这江宁没有前景,姑娘可往大都一行,必有生发,老朽有四字相赠。刘学青道:那四个字?碧眼神相道:「近丐远文」四字,你自己好好昨琢磨琢磨吧!说罢,便推着椅子噜噜的走了。  碧眼神相走后,刘学青起身来穿着衣物,心里头想着「近丐远文」四字,心想,近丐两字很好理解,这远文两字有些难以解索正想着间,已着好衣物,整了整头发,便离开了算命馆,回了福临客栈,向小二要了两大热水,洗了个热水澡,洗时,屁眼疼痛麻辣,却已红肿起来,心中将郭威痛骂了一顿,但想起碧眼神相师徒四人,又不禁神驰物外,脸红心跳,那屁眼疼痛麻辣也就不放在心上了。